昨晚,香港傳來一些令人寬慰的信息。折騰了8天之後,天際露出些許亮光。香港這一次,終於還是沒有“例外”。自9月28日凌晨以來,香港特別行政區一部分人實施所謂“占領中環”非法集會,嚴重擾亂社會秩序,影響香港經濟民生。追根溯源,“占領中環”是“例外主義”思潮在香港泛濫的極端體現,而今已經越過理性的邊界,極其危險。
  “例外主義”在香港生根、蔓延有其複雜的歷史和現實原因。歷史上,香港曾是英國殖民地。回歸祖國後,香港一直實行“一國兩制”、“港人治港”,中央授權下的高度自治保證了香港的繁榮穩定。但與此同時,“香港例外論”在一些人頭腦中發酵,在外國勢力的煽風點火下越發膨脹,無視中央政府的善意,煽動香港人民與內地民眾的對立。而今,一些人在香港普選問題上大做文章,已將“例外主義”發揮到極致。
  中央政府秉承實事求是的態度,給予香港特別行政區一些“例外”政策,展現了理性、大度、包容之心。但是,一些人不要因此而得寸進尺,要認清“例外”的邊界在哪裡。
  首先要認清,香港是中國的香港,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不是“化外之地”。一些反對派與境外勢力打成一片,企圖把香港往街頭暴力、“顏色革命”的路子上引,是打錯了算盤。且不說要愛港愛國,起碼不能賣港賣國,這沒有例外。
  其次要認清,“例外”不能突破憲法的邊界。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律基礎則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而《基本法》的法律源頭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三十一條。也就是說,香港現在法制的源頭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這是一個法律現實。
  因此,香港政改只能在《基本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有關決定的框架下解決。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有最高權威,必須得到貫徹執行,決不會因“占中”之類的外來壓力而改變。
  換言之,自從全國人大常委會就香港政制發展問題做出決定後,反對派希望通過“占中”向中央施壓的路就被堵死了,通過“占中”迫使中央改變決定已被證明是痴心妄想。香港的政制發展必須以基本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為準繩,這一底線不容置疑,沒有例外。
  第三要認清,“例外”不能突破地方法治的邊界。香港已經是一個比較成熟的法治社會。在法治社會裡,表達行為必須要符合“法律上的必要限制”是國際通行原則。
  “占中”打著“民主”的招牌,其行為恰恰是踐踏香港的民主政治的核心價值,踐踏香港法治精神。放眼世界,任何國家、任何社會都不會允許這種無視法制、損害公共利益的非法行為。
  第四要認清,不能把香港的繁榮穩定作為“人質”,以此要挾中央政府和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
  當前,增強經濟活力、改善民生、提高國際競爭力是香港各階層的最大公約數,“占中”卻與此背道而馳。僅僅才過幾天,“占中”已經對香港的經濟、社會生活帶來莫大的負面影響,國際輿論已開始看低香港的投資環境。
  簡言之,“占中”以香港的繁榮穩定為“賭註”,圖一己之私卻犧牲廣大港人的利益福祉,狼心可鑒。為了維護香港繁榮穩定的大局,我們相信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有能力、有辦法採取必要措施,對越界者堅決打擊,沒有例外。
  第五要認清,通過對話、和解才能解決問題,極端的抗爭手段沒有出路。
  香港是一個多元社會,我們不強求所有人都認識一致、看法相同,但表達不同訴求必須通過合法、理性、務實的方式妥善解決。對抗沒有出路,和解對話才是唯一的渠道。縱觀全球,激烈抗爭式的街頭政治,尾隨而來的往往是血雨腥風,給社會、民眾帶來難以彌合的創傷,我們要以之為鏡鑒。
  總而言之,“人間正道是滄桑”。即便是“例外”,也有自己的邊界,回到法治和理性的軌道,才是正確的方向。 文 國平
創作者介紹

winning

wd81wdpfq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