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3日下午,福建籍男子黃某來到陝西省寶雞市慈善總會,以生活困難、身體有病為由求助900元錢,否則用刀自殘。寶雞市慈善總會一工作人員表示,因該男子的情況特殊,特批給他300元。
  以自殘要挾索要資助,此風不可長。此前,四川白血病小伙莫向松向四川某富豪下跪求借款100萬治病,即招致網友惡評,“這和打劫有什麼不同”?黃姓男子跪求善款,同樣被嘲諷。慈善的前提是自願,哪能粗暴強求?當然,莫向松索求的對象是民企,民企有置之不理的權利;而黃姓男子是向慈善總會求助,慈善總會則不可置若罔聞。一個人到了自殘或跪求的地步,想必已窮盡所有求助渠道,唯有通過極端行為才能引來關註,博取捐助,這是誰的不幸?而對於確實走投無路的弱勢群體,我們的制度救濟不能失靈。
  “自願”之名難掩小算盤
  為“保護廬山、減輕環境負荷”,江西廬山風景名勝區管理局推行居民下遷政策:廬山上的1.2萬多名居民將被逐步下遷到山下的新城。然而,新城房源分配卻引發了一系列質疑:山上擁有自建房的普通居民無法購買新城的所有房源,體制內官員和職工則能以低於周邊房價近2000元/平方米的價格購房,且入市交易不受約束。
  且不說下遷居民能否保護好廬山,即便確需下遷居民,亦應一碗水端平,讓原住民和體制內官員、職工享受同等的購房政策,為何厚此薄彼?很顯然,只有廬山管理局及局屬行政事業單位和局屬企業職工才能購買定向商品房,形同變相福利分房,無異於權力自肥。
  廬山管理局表示,遵循“政策引導、群眾自願”的原則,對居民下遷不做硬性數量要求,不做嚴格時間規定。但是,“自願”之名,難掩利益小算盤,原住民能“自願”買到便宜房子嗎?厚待體制內人員,只會讓原住民產生強烈的不公平感和被剝奪感,這說明相關部門在制定公共決策時缺乏審慎,並未真正徵詢民意,更遑論遵循民意。  (原標題:“勒索”善款此風不可長)
創作者介紹

winning

wd81wdpfq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